相爱后动物感伤

粉靳东哥哥一切……花痴到失去行动和言语能力

作为一个爹,曹操难道是神经病吗?

鱼缸:

某个电视剧里,曹操以“大争之世”(一秒穿越大秦帝国)为借口,撺掇着几个儿子明目张胆地互掐。我觉得这个曹操好OOC哦,不仅OUT OF CHARACTER,还智商不高。




曹操现在主要的头衔基本上是三国时期著名的政治家,军事家和诗人。我看还漏了重要的一个,教育家。曹操在对曹家孩子的教育上,有智慧也有决心,在一个乱世里面甚至比以后治世的帝王之家要更加的细心和尽心。




曹丕自己的《典论自叙》里面说“余时年五岁,上以世方扰乱,教余学射……”五岁开始拉弓射箭,过了一年,曹丕说自己六岁而知射。等到八岁的时候就已经能够在马上骑射了,运动中打靶比打运动靶难多了吧。曹丕的单人作战能力有三个例子。




一个是自个儿向荀彧吹的:每发必中也没什么了不起,最重要的是要能疾驰中快手连珠,趴在马上,躺在马背上,各种千钧一发之下射中靶心,下次我表演给令君看。




(《自叙》:后军南征,次曲蠡,尚书令苟彧奉使犒军,见余,谈论之末,彧言:“闻君善左右射,此实难能。”余言执事未睹夫项发口纵,俯马蹄而仰月支也。彧喜笑曰:“乃尔。”余曰:“将有常径,的有常所,虽每发辄中,非至妙也。若夫驰平原,赴丰草,要狡兽,截轻禽,使弓不虚弯,所中必洞,斯则妙矣。”时军祭酒张京在坐,顾彧拊手曰:“善。”)




实战的例子就是打宛城的那次,死了哥哥曹昂跟大奖典韦的。他这十岁的小盆友骑着马颠颠儿的跑回来了(建安初,上南征荆州,至宛,张绣降,旬日而反。亡兄孝廉子修、从兄安民遇害。时余年十岁,乘马得脱。)




另外还有用甘蔗跟邓展打架:




先是听邓展讲剑术啊,击剑的八卦啥的,曹丕一边啃甘蔗一边一脸花痴样儿的听着,然后手痒说,要不咱俩练练?于是邓展就跟这娃儿摆开排场打起来了,居然被这小得瑟用手上还没吃干净的甘蔗三次打中手臂。曹丕又得瑟,一本正经介绍经验道,为毛我只打手不打脸呢?BLA了半天,邓展心里不爽啊,嚷嚷要再来一次,然后曹丕使诈,命门大开,引诱邓展深入,结果一甘蔗敲人脑门儿上……




(尝与平虏将军刘勋、奋威将军邓展等共饮。宿闻展善有手臂,晓五兵;又称其能空手入白刃。余与论剑良久,谓言将军法非也,余顾尝好之,又得善术。固求与余对。时酒酣耳热.方食芋蔗,便以为杖,下殿数交, 三中其臂。左右大笑。展意不平,求更为之。余言吾法急属,难相中面,故齐臂耳。展言愿复一交。余知其欲突以取交中也,因伪深进,展果寻前,余却脚剿,正截其颡。坐中惊视。余还坐,笑曰:“昔阳庆使淳于意去其故方,更授以秘术。今余亦愿邓将军捐弃故伎,更受要道也,一坐尽欢。夫事不可自谓己长。)




在这年曹丕还“能属文,有逸才,博贯古今经传诸子百家之书。”




诸子百家之书,按着汉书艺文志的内容,一共有总共著录图书三十八种,五百九十六家,一万三千二百六十九卷。光周易就有十三家,二百九十四篇,还有啥诗经啊,礼记啊,春秋啊最起码都有三个以上的版本,另外诡辩的名家啊,算命的阴阳家啊,种地的农家啊(这个曹丕肯定看得认真,种葡萄种甘蔗种迷迭香的……)另外各种八卦啊嗑药教程之类的……怎么说一万三千多卷也装了不止五大车了吧。对比当时东汉国家大学规定的研究生三年治一经的速度。没上过大学不等于没读过书啊。




要是曹操老早送曹丕去上大学,他估计也就是每天都翘课偶尔上个学,到了期末混个八十分回家差不多。可惜他家教老爹太厉害了,“上雅好诗书文籍,虽在军旅,手不释卷。”




动作模仿加心理暗示,在曹丕幼小的心灵里还没有业余时间应该干啥的概念的时候,老曹让小曹觉得业余时间就该是拿来读书的,管你懂不懂,先拿着再说。




所以说,言传身教啊,父母是孩子最早也最好的老师。老曹这时候再抽他一鞭子:“每每定省,从容常言:人少好学,则思专,长则善忘;长大而能勤学者,唯吾与袁伯业耳。”




在军旅,诸事繁忙的老曹还不忘了按时考察小曹的功课,与他探讨些读书心得,人生感言。定省的时候曹操怎么说呢,他总是说,说你现在年纪小,年纪小而好学就容易钻研下去,现在不好好读书吧,长大你再读就全忘了,长大了还能好好读书的,就只有我跟袁遗两个人。




是一种既期盼曹丕能够就着这条路好好走下去,又担忧他“误入歧途”的感觉。就好像曹操在曹植二十三岁的时候给他说过一句话,说我当年做顿丘令的时候也像你这么大,我现在想起来当年做的事情都很妥帖没啥好遗憾的,你现在也二十三岁了,你也要像我一样啊。(《陈思王植传》)




我特喜欢定省这件事情,是工作繁忙的父亲在书房跟儿子能好好说会儿话的时间,谈谈最近读了什么书啊,有什么感想啊。父亲在每一次这种谈话的时候都会把自己的经历过的想过的灌注给儿子。




郭沫若《蔡文姬》的第四幕里面有一段曹操跟曹丕在书房里的对话,讨论蔡文姬的《胡笳十八拍》。曹操说很少有人像蔡文姬一样用七言写的这么好,虽然你的《燕歌行》也很好,但你和你的文友们如何如何。这两段非常有质感。有一种舐犊的深情,但又是带着批评性的,又慈爱又威严。




建安八年,曹丕十七岁的时候,曹操带着曹丕去黎阳打仗,之后建安十二年打乌丸,建安十三年打刘表,都把曹丕带去观摩了。




虽然在战场上死掉了大儿子但是曹操还是很坚决的要儿子去面对这个时代必须要他们去了解和应付的残酷。打仗这种东西,终究是纸上得来终觉浅的,曹操有舍不得(官渡没带曹丕去),但是也有很坚决的要曹丕懂得面对这些东西。




并且,自从曹昂死掉之后,曹操更严格的教导曹丕,要把他培养成一个严格的继承人。




等到曹丕二十岁的时候,曹操去打高干,留着曹丕守邺城。之前是培养他在乱世上战场的能力,这是培养他治事的能力。这些东西都是读书读不出来的,只有经过历练才能够有经验。成功的,失败的都是为以后没有老爹在后面帮衬着的时候打下的宝贵的基础。




到了建安十六年,曹操果断把既观摩过打仗也实习过治民的曹丕推上了副手的位置,五官中郎将,丞相副。给他更大的空间和一个名分做长时间的实习,积累工作经验。丞相副就是副丞相,你说他专门管个啥吧,也没有,相当于曹操的高级秘书加跑腿的,曹操的班子开会讨论问题吧,曹丕就在旁边儿听着,有啥事儿曹操觉得可以让曹丕试试就扔给他。比如说官制改革,九品官人法。既给了他熟悉政事和曹操班子的机会,又给了他发表自己意见的平台,有些事情可以尝试去做,做的不好还有老爹在后头擦屁股,给他抹平。




五官中郎将是管官儿的,(虽然管的是候补官儿)。但这个时候,曹丕开始可以光明正大的招聘自己喜欢的人才。




曹操之前一直是自己选人才来陪儿子们读书,比如建安七子,王粲,阮瑀,应瑒之类的。现在他给他们自己选贤任能的机会。但是曹操这时候小小的作弊了,自己动手把邢颙扔给了曹植,之后又通过一点手段把刘桢也拨给了曹植。




要我说这刚好是曹操对于曹丕眼光的肯定。曹丕懂得去选那些跟自己不一样但是有用的人,但是曹植喜欢跟自己一样的人(比如说不能善待邢颙,喜欢杨修丁廙啥的),这就决定了曹丕比曹植更适合做领导。




曹操对几个儿子都很好,总体来说其实是个很温情的爸爸,把曹丕推上去之后就封了剩下的儿子侯,然后给他们选家吏,招聘人才帮助他们,并且专门要求是“渊深法度”如邢颙辈。(《邢颙传》)邢颙的主要特点是有德行,曹操自己选助手是惟才是举的,但是对儿子他希望他们身边的人是有德行的,能够帮助塑造他们成为有学问有德行又有手段的人。




曹操对儿子是爱,但是不溺爱的。封了侯之后,他要派儿子们去治理寿春、汉中、长安这些重要的地方,虽然每一个儿子小时候他都很宠爱他们,但长大了之后还是要根据他们的性格才能来选,曹操这时候说“儿虽小时见爱,而长大能善,必用之。”(诸儿令,全三国文)




这个时候,其他的儿子都封爵了,只有曹丕这苦逼,只有工作没有爵位,人家拿年薪还带薪休假他拿月薪还天天考勤……过了六年,曹操觉得差不多了,封了他魏王太子。曹操给曹彰说,“汝等悉为侯,而子桓独不封,止为五官中郎将,此是太子可知矣”(全三国文)




所以说曹操对于儿子的培养既有一视同仁也有长子特别的安排,中间他会有犹豫(从感情上来说曹操更喜欢曹植曹彰是肯定的,但也因为他对曹丕有更严格的要求,所以对他常常显得很严厉,但这种严厉又确实是父亲对长子的爱。比如说他知道曹丕喜欢刀啊剑的,刚做好的五枚百辟刀就先给曹丕一把。(《艺文类聚》往岁作百辟刀五枚适成,先以一与五官将,其余四,吾诸子中有不好武而好文学者,将以次与之。)




这样一个温情而理性的父亲,被写成一个以“大争之世”为借口,撺掇儿子兄弟阋墙自相残杀的深井冰,实在是很可惜。




=====


八百年前写的文,今儿被刺激了一下重新发一发哈哈哈。



评论

热度(328)

  1. 有鹤在野(原名:徐狗蛋)鱼缸 转载了此文字
  2. 续漪君鱼缸 转载了此文字
    我的心声😂😂😂